董事会选举被判无效 卢堡二度逼宫新都酒店

的第二、三、五大股东联手狙击第一大股东深圳瀚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瀚明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市卢堡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卢堡工贸)进入董事会时,他们可能没有想到会遭到对手如此强烈的反击。

12月12日,新都酒店公告称,就公司第四大股东卢堡工贸诉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决议侵害股东权纠纷一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依照有关生效判决之裁定新都酒店2002年度股东大会关于第四届董事会的选举决议无效该决议选举的第四届董事会依法不能成立。

卢堡工贸的委托代理人、广东盛唐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涛说:“宣布第四届董事会不合法,返回到第三届董事会只是暂时过度,至少第四大股东的代表能进入董事会了;下一步,第一大股东和第四大股东卢堡工贸公司会马上要求董事会对法院的判决进行讨论,并着手准备董事人选、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重新选举第四届董事会。”

第二个回合失利,新都酒店的第二、三、五大股东联盟方面言语之间却显得胸有成竹:“我们不是很着急,现在还没到最后清算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以后还会有很多事发生。”

瀚明投资(持股22.99%)和第五大股东卢堡工贸(持股11.50%)总共持有股份为33.49%;而第二、三、五大股东香港建辉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9.16%)、深圳贵州经济贸易公司(持股11.56%)、香港桂江企业有限公司(持股11.50%)所持有股份为42.22%,高出其近9个百分点。

“作为第一大股东,如果不进入董事会,掌握决策权、选举权,仅仅享有分红权,那控股一家公司又有什么意义呢?”李涛坦言,新都股权争夺其实就是对新都酒店管理权和领导权的争夺。

目前新都酒店的董事长由第二大股东香港建辉投资有限公司的代表出任,总经理由第五大股东香港桂江企业有限公司的代表出任,李涛称,“二、三、五股东抱成一团正是为了维护他们现有的利益格局。”

李涛称,收购新都酒店酝酿达到数年之久,瀚明投资不是没有考虑到二、三、五股东联手后所造成的后果。因此,在2002年12月10日,获得财政部批复同意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正式取得22.99%股份后,瀚明投资的一致行动人,第四大股东卢堡工贸就于今年3月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第二大股东建辉公司及其前任负责人黄振汉赔偿新都酒店1.75亿元人民币的损失。这个被称为中国上市公司股东代表诉讼的第一案目标很明确,使新都酒店二股东香港建辉公司丧失对上市公司近20%的控制权,这样建辉阵营的持股比例就会减少从而出现有利于瀚明投资的逆转。

与此同时,瀚明公司研究也发现,如果新都酒店二、三、五大股东联手的话,以直接投票制选举董事,己方将可能进入不了董事会。因此,2003年6月23日在接到新都酒店发送的《2002年度股东大会选举董事、监事议案表决方法指引》之后,卢堡公司向新都酒店其他股东成员、董事会董事提出按累积投票制方法选举董事。

但这一提议并没有得到新都酒店董事会的认可。2003年6月27日召开的新都酒店2002年度股东大会,采取“每一股份有一票表决权”的直接表决方式选举王晓燕(建辉公司代表)、黄振汉(建辉公司代表)、潘惠忠(贵州经贸公司代表)、闻心达桂江公司代表以及建辉阵营推荐的独立董事候选人季德钧、靳庆军全面进入新一届董事会。

而瀚明投资提名的候选人李聚全、戈然、晏为全部落选。大股东没有一名代表进入董事会,这在中国证券史上绝无仅有。

6月30日,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届董事会宣告:王晓燕女士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继续聘任闻心达先生为公司总经理。

2003年8月28日就卢堡工贸诉新都酒店决议侵害股东权纠纷一案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被告公司2003年6月27日召开的2002年度股东大会有关董事选举决议因所选出的两名独立董事不含会计专业人士、董事潘惠忠属于参照国家公务员的管理范围及其选举中未实行累积投票制均违反了我国法律法规及该公司《公司章程》的规定其中任何一项事由的违反都可以构成公司的董事选举无效因此该次股东大会有关董事选举的决议无效。法院判决新都酒店2002年度股东大会关于第四届董事会的选举无效该决议选举的第四届董事会依法不能成立。

新都酒店不服上述判决,就此案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11月21日,深圳中院做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据李涛分析,此案得到深圳中院支持的原因在于:在新都酒店召开股东大会之前,卢堡公司已向所有股东提出按累积投票制进行选举,但新都酒店对此异议不予答复,而是说按公司章程办。恰好新都酒店的有关章程十分有利于卢堡和瀚明公司。因为其中对“控股股东”的定义包括了一致行动人。而按照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第三十一条规定:“控股股东”控股比例在30%以上的上市公司,应当采用累积投票制。

不过,新都酒店的二、三、五股东一直不愿承认他们是一致行动人,他们强调是因为不满瀚明公司虚假注资设立等不约而同做出了相同的行为,不对瀚明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卢堡公司推选的董事候选人投票。

然而,深圳中院认为,新都酒店的前五大股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股东一致行动时,都可能成为控股股东,可以选出半数以上的董事、可以行使30%以上的表决权或可以控制公司30%以上表决权的行使。二、三、五大股东在庭审中称其他股东不约而同做出了相同的行为,也说明了可能的“一致行动”的发生,因此,新都酒店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可以预知其“控股股东”的可能出现及其后果。

至于新都公司辩称的瀚明公司存在虚假注资设立、卢堡公司以所持股份作为贷款质押等,与此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不予认定。

法院认为,在卢堡公司已提出了实行累积投票制提议后,新都酒店在2002年度股东大会选举中未实行累积投票制,是不符合法规规定及新都酒店《公司章程》的。

输在累积投票制这个关键点上,建辉公司一方的一位人士不禁感慨万千,“累积投票制本来是保护小股东利益的,但在中国证券市场,一般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东只有20-30%,这些小股东即使团结起来也过不了股东大会半数的关。累积投票制在实际操作中作用有限。对于瀚明这样借钱来控股上市公司的‘问题’的股东却起到了保护作用,助长其掏空上市的可能性。”

该人士更称,在与证管部门和其他上市公司交流中,他们发现累积投票制已引发了很多问题。“是应该对这一制度进行反思的时候了。”

据消息人士透露,陷于僵局的新都股权之争有可能出现新格局。“瀚明投资与建辉公司正在谈收购,要么建辉买下瀚明手中的股权,要么建辉将手中的股权卖给瀚明。”

在一个“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的商场上,什么样的故事都有可能发生。(记者郑小兰)(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rystal-code.com/,富恩拉夫拉达队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